欧华注册|地狱空荡荡,“梅姨”在人间:买卖人口,是一场超越谋杀的罪恶

2020-01-09 14:26:28 阅读量:850

欧华注册|地狱空荡荡,“梅姨”在人间:买卖人口,是一场超越谋杀的罪恶

欧华注册,买卖人口,是一场超越谋杀的罪恶。

这几天,我亲历了一场世间温暖。

朋友圈里悉数都在转发着一张照片:人贩梅姨。

人们咬牙切齿,骂着人贩,心疼着那几个受害的家庭,恨不能亲手抓住。

实际上这张照片是由林宇辉警官根据梅姨前男友描述所画,后经网友上色而成。

只不过,这张与梅姨的相似度不足50%,目前为止官方正式发布的是这张。

抛开人们热议的照片真实问题,为什么全民都在疯转梅姨照片?

当我看到那一个又一个破碎家庭时,忽然懂了。

买卖人口,是一场超越谋杀的罪恶。

事情要从14年前一起拐卖案说起。

2005年,50多岁的梅姨居住在广州增城,表面上当着红娘,背地里做着儿童贩卖中介的勾当。

与她联系的拐手不少,张维平是其中一个。

这人也不简单。

曾因拐卖儿童坐了6年牢,出狱后不思悔改,两年时间又拐卖了7名婴儿。

这里面,有一名是申军良刚满周岁的儿子。

一天上午,张维平唆使着四名同伙,要去抢这个盯上好久的孩子。

他们分工明确,两人在楼下放风,两人带着透明胶带和辣椒水上了楼。

趁着孩子妈妈做饭之际,上楼的俩人偷偷进了门。

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,死死绑住了双手。

遭到挣扎反抗时,近乎癫狂的人贩朝她喷了辣椒水。

几分钟的时间里,他们就将孩子抢走。

等孩子妈妈拼命挣脱开追出去时,他们早已没了踪影。

彼时的申军良刚在厂里开完会就接到了妻子电话,一句哭喊着的“儿子在屋里被人抢了”让这个男人彻底崩溃。

马不停蹄赶到家中后,他发了疯地在附近找人,无果。

此后申军良脑海里再也擦不去这个梦魇般的时间:2005年1月4日上午10时40分,他对儿子所有的回忆永远都定格在了这一刻。

△ 被拐儿童申聪的模拟画像

另一边的张维平带着孩子,按照约好的时间地点,由梅姨牵线,把孩子卖给了一对30多岁的夫妻。

这笔交易13000元,梅姨抽成1000元。

在进行好几桩交易后,梅姨自此销声匿迹,包括她的前男友在内,谁都找不到她。

她是逍遥快活了,可那几个家庭呢?生不如死。

那几个孩子的下落至此也没了踪迹,迷茫无助的父母们只能踏上寻子之路。

然而时日漫长,煎熬得可怕,回头看看这一路,写满了他们的愤怒、思念、无助和辛酸。

02

那时的申军良满心希望,以为孩子在附近,几天就能找到。

没曾想,这一找,就是14年。

命运弄人,14年的光阴里,这个幸福完整的家已然变得破碎不堪。

原本申军良在厂里做管理,收入不少,老家有房有车,但因为寻子,他辞去了工作,卖掉了所有家当,花光了所有积蓄。

后来他又找遍了亲戚,借钱寻子,来来回回欠下了好几十万。

而他的妻子终日以泪洗面,不幸患上了精神分裂症,重担一下子全压在他身上。

申军良知道,只有找到孩子,一切才会好起来,所以他更加拼命地找。

人海茫茫,何其艰难,他所要受的苦,难以想象。

有次到深圳寻子,手头上还有点钱。

一次在天桥上打电话,他被四个人围着,拿刀捅肚子,抢走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,包括那个用来寻子的电话号码。

那天,这个30多岁的父亲蹲在桥上,再憋不住情绪,哭得像个孩子。

但哭完,他都会重新振作。

一路以来,他也被不少人欺骗过,可他始终相信,只要继续找下去,就一定能找到。

图片来源 | 人物

后来他确实收到了一个好消息,人贩张维平落网了

得知消息时,申军良激动到全身发抖,泪如雨下,他以为孩子马上就能回家,便24小时守着手机等待消息。

张罗着为孩子买衣服书包,准备住宿,为警察准备锦旗,借了辆好车准备随时接孩子回家。

事与愿违,再没了音讯。

那之后这种事情他也经历过不少次,看到同行寻子的家长找到孩子,由衷祝福后又会迷惘:我的孩子应该也快了吧。

一次次燃起希望,一次次又走向绝望。

可哪怕他的心多少次被揉了个粉碎,他都像以前一样,每天拿着一摞寻人启事,满大街贴,逢人就问,不厌其烦地跟别人讲述他的线索。

这些年里,他走街串巷,找遍孩子被拐那个地方所有的学校、商场,车站......

饿了就草草吃个快餐,困了就在街头睡上一觉。

图片来源 | @中国新闻网

很多人看他这么活,于心不忍,劝他放弃,说实话他也想过。

只是每次当看着孩子的照片,看着孩子旧物,梦见孩子穿得破破烂烂......总会泪流不止,心里就剩一个念头:

再找找吧。

他已经记不清多少次狼狈找寻,眼泪都流干了,还是没有踪迹。

春去冬来,一晃十四年,他依旧在路上。

申军良的悲惨境遇里,杂糅着无数受害者的残酷人生。

有的还没找到孩子,人就先疯了,有的不堪压力选择自杀,还有的找到了,人却不在了......

时间于他们而言早已没了意义,活着,就只为找到那个丢失的孩子。

△ 申军良写给儿子的信

可能你会觉得找到孩子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事实上,并没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。

找不到是痛苦,找到了也是辛酸。

梅姨的拐卖案中,有这么一个家庭,成功找到了被拐的孩子。

只不过,孩子爸爸在寻子过程中压力过大,患上精神病后,从火车上跳下自杀。

几年后,孩子妈妈王红改嫁,有了新家,却依旧对丢失的孩子念念不忘。

直到最近,才有了孩子的下落。

她没想到,即便有了消息,孩子也再难回来了。

时隔14年,当王红再次与孩子在警察局见面时,孩子已经从当初的婴儿长到了1米六几。

与孩子见面那一刻,王红眼眶里泪水在不停打转,可孩子却无动于衷。

他们之间,隔着14年的光阴。

哪怕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,还是陌生得可怕。

见面的绝大部分时间,孩子都是默不作声,而养母,也就是当初的买家说什么也不同意放走孩子。

王红让孩子跟她一起回家,得到的回复却是“现在过得很好,不回去了。”

让他去给死去的父亲上炷香,他也是冷冷回复“有时间会去的。”

两人一起拍照,表面上两个靠在一起,看似亲密,实则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。

到最后,王红只加到孩子的微信,连他住哪,在哪上学都不知道。

后来她发了不少微信给孩子,都没收到回复。

这就是现实。

即便孩子同意回来,王红也将面临更多的难题。

她早已重组了家庭,生了两个孩子,家里并不宽裕,孩子要回来,她得租新的房子,还不能照顾他,上学也是问题......

种种难题摆在眼前,王红无奈:“相见不如不见。”

这是多少受害父母最大的痛,近在咫尺,却似天涯,时间早已将他们的人生轨迹撕裂开来。

我见过太多这样的重逢,父母抱头痛哭,孩子无动于衷,每每想来,心仿佛揪成了一团,很难受。

很难想象,一个找寻孩子多年的人,当有天孩子完好出现在他们面前,告诉他们“我想跟当年买走我的人生活”时,那是多大的痛。

此时耳边,那句“买卖人口,超越谋杀的罪恶”更加振聋发聩。

罪恶的根源,买家占了一半。

好难啊。

看着这一个个破碎的家庭,我也曾绝望透顶。

我不知道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。

一次次拐卖儿童案浮出水面,人们就一次次对这个世界失去信心。

所幸的是,世间有恶,但并不薄情。

在梅姨案沸沸扬扬的今天,我也想告诉你们,世上不是只有梅姨,还有这么一群人,在为那些破碎的家庭重拾希望。

我们都不该忘记他们。

他们之中,有一个名字:张宝艳,是这帮受害父母最为熟悉的。

她是“宝贝回家”网站创始人,专门为受害者们提供免费的帮助。

45岁之际,她辞去了工作,一门心思做起了这个公益。

365天,她全天无休,每天都忙到深夜才能入睡,在家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两个月。

她不光出力,还得出钱,前前后后快花了一个房子的钱。

但就算这样,她都没想过要放弃,多付出一点,孩子们就多一份希望。

她儿子始终有个心愿,我看他们现在太累了,希望他们能像别的爸爸妈妈一样,有一个自己的生活和空间。

实现起来却异常艰难。

中国每年有20多万失踪孩子,以现在的速度找,找上一百年也找不完。

但好在啊,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了进来。

他们也和张大姐一样,为“宝贝回家”付出了很多心血。

值得庆幸的是,他们的努力并没有白费。

从拐卖案开始定罪到最高可以执行死刑,到帮助四千多个家庭团圆,收获肉眼可见。

更让人高兴的是,这些爱心人士数量每年都在不断增长。

而这几天全民转发梅姨照片的举动也让人感受到了一份良善。

再多点这样的人,这世道就不会那么糟糕了。

我始终记得张大姐的一句话:

我希望宝贝回家能早日关门,希望没有家庭还承受着这种分离的痛苦,虽然这个目标看起来很难实现,但是我愿意脚踏实地为此努力。

细细读来,如鲠在喉,幸好啊,这世间还足够温暖。

还有这么一群人,从黑暗之中,撕开了一道道裂缝。

我忽然又觉得,天下无拐,不是空谈了。

图片来源 | @中国新闻网

为什么我要讲张大姐和一群志愿者的故事?

因为这世间固然有恶,但我们也不该忘记有善。

我所希望的是,他们的光能传递给我们,然后一起发光发热。

那么,我们能做的是什么?

其一,是警惕。

在张维平几起拐卖案中,都是同一作案手法。

先在要拐的孩子家附近租房住下,期间不断跟孩子及其家长套近乎。

十几二十天后,摸清了生活作息,获取了信任,便找准机会,将孩子抱走。

所以不管什么时候,警惕最为重要。

在学校门口,车站,公园等等地方尤为注意,这些人流密集的场所多是人贩最喜欢下手的地方。

无论是在什么地方,都要时刻对周遭陌生人保持戒备。

其二,是防拐教育。

央视曾对50名儿童做过一个防拐测试,其中42名被成功拐走。

多么恐怖的一个比例,永远不要觉得你的孩子足够聪明,人贩怎么都拐不走。

要知道,人贩总有你意想不到的方法拐走你的孩子,或是哄骗,或是强行抢走,或是贼喊抓贼......

所以请务必教会孩子,记住自己所在的城市,详细住址,父母名字和电话。

不管陌生人怎么哄骗,永远只能信任自己父母。

不光孩子,父母也要提高自己的防拐意识,不要掉以轻心。

其三,是搜救。

发现小孩丢失时,一定要先冷静下来。

最有效的方法是根据“十人四追法”展开搜寻。

以失踪地点为中心,四个人分别往四个方向找,两个去火车站,两个去汽车站,一个在家等,一个去报警。

在这里要普及一个官方渠道,就是团圆系统。

当你报警后,民警会第一时间在团圆系统上上传被拐孩子的详细信息,随后会推送到各大app。

它的找回率高达98%,所以一定要第一时间报警。

最后,我们这些未曾经历过孩子被拐的人,可以的话,尽己所能,帮助那些受害的家庭,不要笑话那些转发人贩信息、寻人信息的人。

哪怕只是一次转发,都可能增加一丝希望。

同时,我希望人贩子得到重刑,买家也一定要得到严惩,因为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。

写到这,我想请你们好好记住梅姨的照片和个人信息。

约65岁,身高1.5米,讲粤语,会客家话,之前长期在增城、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。

有任何关于她的消息,都请马上报警。

地狱空荡荡,但我不希望还有梅姨在人间。

也请你们记下申军良儿子申聪的画像,帮帮那个可怜的父亲。

想起多年前柴静说的一番话:

许多年后,假如有人问我,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?

我会说,我转发、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、良知、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,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。

希望多年以后,我们都能拍着胸脯说出这番话,我曾经也是一束光。

参考资料:

《人贩子“梅姨”新画像公布,一父亲耗尽家产寻子14年未果》澎湃新闻

《“梅姨”拐卖案破碎的家庭:另一场战役的开始》剥洋葱

《他寻子15年,曾在“梅姨”待过的村子住了三个月》南方都市报

/今日作者/

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本文由国馆原创,转载请注明

山东群英会

栏目新闻

随机新闻